更文随心,文笔极差,这里言知,幸识。
风情。
冰九。
曦瑶。

咒。

冰九。
ooc致歉。
小学生文笔。
————————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如此而已。”

  
黑云翻卷欲噬乾坤,风压草木皆折腰,兔惊鸟飞。

当今魔尊好雅致,倚塌把酒敬江河。
却还见左手上抓着条铁链,链子的那头拴着一条恶犬,不过如今早就也已是乖乖听凭处置的家犬。

沈清秋被命令和狗一样趴在洛冰河的脚下,现在的模样早就不复当年,洛冰河颇有兴致的抬起那人的下颚,那人也不似之前抓着洛冰河瞪,而是眼神飘忽有几分闪躲,直觉告诉洛冰河,这沈清秋定有古怪,而沈清秋此时心里已经乱的不成样,他恨,他恶心。


洛冰河展掌握住了沈清秋的喉颈,另只手也挑起了那人的一缕青丝颇有闲情的玩弄,眯眸一笑,五指突然收了力,沈清秋有些喘不过气,妄图将那人放在自己颈上的手掰开,洛冰河才不会让那人就这么死了,松开了手挑起那人下巴与之相视“你有话想说。”


自己是一个败者,而且是,一败涂地。
落在洛冰河手里,醒着时有使不完的手段来侮辱,折磨自己,即使是入了梦,也逃不了洛冰河的精心准备。

沈清秋嗤声一笑“你,不过如此。”
洛冰河像是猜到什么,将沈清秋抱在怀里附耳笑道“师尊昨夜不知怎的,徒儿竟入不了您的梦。”

怀里的青衣像是愣了一下,转而切齿道“哼,你觉得我会相信一个畜生的话?”
洛冰河握住沈清秋的一根手指,在旁人看来这两人现在可是暧昧极了,但骨头碎裂的声音又让人不禁打了寒颤,洛冰河没事就喜欢把自己手指掰断,捏碎了玩,然后又用灵力修复,沈清秋早就是面无血色,纵是再狼狈,却仍是有股傲气,洛冰河硬是将沈清秋的几只手指折磨了个遍才缓缓开口“我没做过的事可不会去邀功,我倒也好奇,到底是什么梦,可以让你这般魂不守舍。”

  
沈清秋纵使千般万般的不喜洛冰河,但的确如此,洛冰河没必要骗他,况且洛冰河这人,敢作敢当。

颈上的疼痛将出神的沈清秋拉了回来,洛冰河在上面留下了个牙印在满意的松开,沈清秋又恼又怒,洛冰河却还调侃道“师尊脸这般红,莫不是害羞了。”见那人闭眸不语,洛冰河也没减了性子,挑开了那人身上的几块布,这些原本盖住的痕迹全都被洛冰河收进了眼里,这件艺术品上的伤痕早就被洛冰河消去,留下的不过是情事的痕迹。

  
沈清秋早就不会反抗了,他知道,自己越是反抗,洛冰河便越是得劲,既然这样,自己又怎会随了洛冰河的意,可沈清秋却不知道,自己在洛冰河身下强行抑制情愫,眼角泛红,破碎的喘息也是一派赏心悦目。

  
沈清秋被揽在怀里,望着即将消逝的霞光,嘴角挽起一丝笑意“终于...可以解脱了。”

洛冰河小酌了一杯“师尊想的未免也太美了。”

这天下洛冰河想知道的事,那会不知道吗,那不是梦,倒像个诅咒。

“梦醒的第二日,若倾心之人仍与君并非两情相悦,君将不得好死。”

  

洛冰河看着怀中早已睡下的沈清秋,喃喃道“只有我才能让你死。”

  
次日晨起,沈清秋倒是未料到,自己不是应该死了吗,此时却被人圈在了怀里,躺于这软榻之上,只闻身后那人悠悠道“我还没折磨够呢,想死?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
本来想写刀的,自家小朋友说冰九糖太少,便改成了糖。
评论(2)
热度(88)

© 孤独终老蓝曦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