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随心,文笔极差,这里言知,幸识。
风情。
冰九。
曦瑶。

追随。

将军漠x小倌尚。
ooc致歉。

要论哪儿最为繁华,那便要属这京城春山阁,这不仅有香软的美人儿,风华绝代的花魁,还有这身软易推的小倌,而这阁中仙子,琴棋书画亦是略懂一二,来的也都是公子权贵。

春山阁自不是什么人都收,这第一便是样貌,其他的可以学。

这天,一大早天还是半亮的时候,便有人上来汇报,说是这门口昏倒着一位小屁孩,一过问相貌还不错便叫人将他捡了回来。

也不知是怎的忽悠的,小孩在这一住,便是五年。

尚清华从柴房里的稻草上惊醒,梦里险些被一个老女人要了身子,当初魅音夫人将自个捡回,就是想把自己培养成一代名倌,不料自己就是个没天赋的木脑袋,陪酒都做不好,便被安排来打杂,这前几天才又被提过去服侍一个,...肥的流油的富婆,这富婆就是富婆,一下点了五个小倌,怎知有一个突然发烧卧病,便抓这尚清华去充数,魅音夫人就不信教了五年什么都不会!再说了混在其他四个人中,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但世事难料,那富婆偏就盯上了尚清华那脸,指着人要来给自己更衣,当然不是简单的更衣,富婆对着尚清华动手动脚,这外衫都被拽下一半,尚清华也就稍稍一反抗便被投诉了,关在这柴房三天没给饭了,每天都会有一顿思想教育。

尚清华当初是怎么昏倒的倒是不记得了,在这春山阁中,尚清华也算见了世面,却仍是不懂那些风月手段,这春山阁里,也就那过气的秦姐姐对自己好点。

突然这门外发出异响,尚清华以为是那秦姐姐又偷偷来给自己送吃的了,却忘记现在大白天的,那秦姐姐哪有那胆。进门的是平日给自己做思想教育的打手们,后面进来的便是那春山阁的妈妈,魅音夫人。

这魅音夫人长得美貌,就是现在,也能做那花魁,但魅音夫人只与那些看得上眼的公子少爷小酌两杯,并不同其他仙子,是客便接。

不亏名为魅音,这一开口便能叫人为之所醉,那无情话也讲的那般含情“今日有一条大鱼,做还是不做。”

当然是不做啦,尚清华在心里小声嘀咕,却连忙笑着回谢“当然要做,谢妈妈再给我这次机会。”

魅音夫人似乎很满意,便让他滚回去收拾“要是再有客人投诉,自己看着办。”

尚清华回到房中早就是一身冷汗,还好刚才双腿给面子,没打哆嗦。

这尚清华还记得,上次有个小倌被关了三天,出来后仍是不愿接客,便被那几个打手轮着强办,终是精尽人亡。尊严自然是很重要,但活命要紧,陪个酒嘛,那几个打手,五大四粗,被拖去办了那还得了。

听魅音夫人说,这次的是条大鱼,这阵势也着实不小,二十位仙子任君挑选,连这花魁都在其中,尚清华松了一口气,反正不可能选到自己吧,除非是老天爷都要欺负他,后来那位官人只点了一位服侍。

尚清华被推到那官人身旁时还不敢相信自己的小耳朵,也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尚清华总觉得一靠近这人就有一股寒气。

其他人都下去了,就尚清华和大鱼两人,尚清华硬着头皮抬眸,方才没敢怎么看,这回倒是看清楚了,这位官人居然很是自己的菜,灵机一动突然扑上去抱住了那人大腿“这位爷!你那缺不缺长工,我会洗衣做饭修门!!”

漠北也是第一次来着烟花之地,还是为了给自家主子打听情报,反应迅速的要将这小倌踢开,这小倌却手脚并用,整个人都挂在了自己的腿上。听闻这的仙子都善于粘人,这消息看来没错。

见小倌迟迟没有松手的意思,漠北寒声道“找死?”尚清华一个激灵,求生欲告诉自己,这人肯定不是在开玩笑,于是一咬牙“这位爷!我看您一表人才,这初见我便倾心于你,我...我...我想追随您一生一世!”

尚清华这种的在漠北眼里并不罕见,朝廷上一抓一大把,但毕竟自己是来套话的,况且这种直接敢来抱住自己大腿的,还真是头一回见。洛冰河也是心大,让漠北来套话,也不怕一个手滑把人这春山阁砸了。于是漠北沉住气“你,给我倒杯酒。”

尚清华有着极强的求生欲,依旧死死抱住“这位爷,您这可是答应了?让我追随您?”漠北没有看那人只是应了声嗯。尚清华便欢欢喜喜爬起来扫了扫衣袖替漠北酌酒。
漠北只呡了一口,便直直的盯着尚清华,眸中尽是盖不住的寒意“你们这,最近可有来过一位大人物。”尚清华点了点头结巴道“有...有有有,就...就是您啊。”

...,漠北只觉得这人似乎没有面上那般机灵,丢下一句“你的命是我的了,给你个任务。”便离开了。没有投诉!!没有投诉!!!

后来漠北还来了几次,次次都只点他,尚清华其实怕这个主怕的紧,有一次这主心情不好,尚清华一咬牙道“有什么不开心就发泄在我身上吧。”然后就获得了一顿胖揍,缩在桌子下抱着桌腿噫呜呜。漠北则是一脸错不在自己的样子“你说的。”发泄在你身上。

今天尚清华陪酒从未见过这般魂不守舍,连着酒溢出来了却还一个劲添酒,漠北只道“怎么。”尚清华回过神来连忙道歉“对不起爷...对不起...。”漠北没有在意只是又问了句“怎么。”尚清华不敢不回答于是支支吾吾道“私事。”漠北却像是不高兴了“你是我的了,谈何私。”尚清华对着霸道的主也是哭笑不得,原来这对尚清华好的秦小姐今儿上午便被旧情人赎了出去。

漠北看着那人“你想出去?”尚清华点了点头“想,怎么会不想,做梦都想呢。”突然漠北慢慢凑近含住了尚清华的唇瓣,尚清华一个激灵不只是突如其来的吻,尚清华这才发现,原来不是心里作用,漠北整个人都是冰凉凉的,回过神后衣襟已是半解,这小倌行情事是正常的,但尚清华是个不称职的。这青楼里都是催情用的熏香,加上这桃花酿,尚清华是这么认为的,如果没有这样漠北一定不会和自己交欢。尚清华显得十分青涩,其实漠北亦如是,但也只能从那双眼睛里看出些许的隐忍之意。

事后漠北从自个身后将自己环住,刚经情事的身子十分敏感,不自觉的动了动,“我要出征了。”
尚清华愣了一下,他知道漠北定是个达官贵人,却没料到竟是位将军“啊...嗯。”

漠北握着尚清华的手指尖轻挠那人的掌心,“如果我活着回来,就把你赎回去。”

尚清华吻了下那人的指尖“好啊。”

漠北有令,不许让尚清华陪酒接客,于是尚清华又开始了打杂的生活。
为什么不直接赎回去呢,这一定是想给自己机会反悔,尚清华这么想,真是过分啊,也不是没有仙子爱上这些个爷,但终是自找苦吃,尚清华见过一个姐姐,因为爱上了一位爷,死活都不肯接其他客,被嘲笑痴心妄想,最后被打到受不了,撞墙死了,而那位爷也不曾过问,换着另位姑娘继续厮磨。

但尚清华还是等,为什么等他自己也说不上,可能,真的想追随那人一生一世吧。
即是不断的告诉自己不可能,还是在期望着。

两个月后魅音夫人找到尚清华,说是有人讲他赎走了,尚清华欢欢喜喜的带着自己的行李,也就几件衣服,和漠北送的块石头,和他一样冰凉凉的,怎么捂都捂不热,夏暑拿出来玩刚好,他就知道,漠北没有骗他。

将军府中,尚清华百般无聊的坐在椅子上玩着茶杯,都来了半个时辰还不见漠北,突然有人推开了门,尚清华连忙坐好,来的人却不是漠北,只见那人一身青衣,手执折扇,竟有几分仙风道骨,来人十分客气道“你好,我是沈清秋。”

尚清华连忙点点头“爷...您好您好,小的尚清华,敢问这位爷...公子,可知道漠北君在何处。”
沈清秋摇扇的手顿了下“这个...。”

果然就像魅音夫人说的,这男人...不可信。
尚清华跪在漠北的棺材前不知道哭了多久“你不是说活着回来再赎我吗?”
真是个骗子。

即是四处有洛冰河派来的暗卫,但尚清华还是跟着去了。

奈何桥上,孟婆不停的催漠北快点把这孟婆汤饮下,但漠北就是没有动作。
果不其然,彼岸花的尽头缓缓走来一个人影,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直接扑在了漠北的身上。

“我要追随您一生一世!”

评论(15)
热度(95)

© 孤独终老蓝曦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