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随心,文笔极差,这里言知,幸识。
风情。
冰九。
曦瑶。

随笔。

风情。
ooc致歉。
n久没更文,先来个小甜饼。
————
“我操了!我操了!我真他妈的操了!!”
这一大清早就听见俱阳将军破口大骂,强行从睡梦中挖醒的神官们也不敢多言,毕竟这已经算好了,只要玄真将军不说话那就更好了。
结果这次那儒雅中带刺的声音倒是没响起,起身梳洗的神官们还准备吃个瓜呢。

风信被一双小手捂住了嘴巴,待那人安静后这小孩才放下双手十分嫌弃的擦了擦,开口声糍腻“不知道还以为俱阳殿在杀猪。”
风信瞪大了双眼与这小娃娃对视了半晌比划着双手,“我操了,慕情什么时候有的儿子。”
只见小娃娃眼角一抽对着风信就是一拳,“你的脑子里都是浆糊吗。”
风信这才反应过来“不是,什么玩意?你缩水了?”
小慕情这才回归正题“不知道...昨日外出归来便已是这般模样,连法力都...。”显然慕情这是来求助的,但他会明摆的告诉你吗?不会。
“自己变不回来吗?”
慕情一个白眼过去“废话...。”变得回来找你干嘛。
这风信哪知道怎么办?于是只好带去问问太子殿下,就算太子殿下不知道,他身边的那我血雨探花应该知道吧。

风信也没想太多,不躲不藏直接将小慕情提起来带到鬼市,这一路上倒是不少神官看见,诸君又分分蹲着新鲜的瓜。
“你们看见了吗,俱阳将军身边带着个孩子,莫不是亲生的。”
“我倒觉得不是,见那小童的面孔到于玄真将军有几分相似...难不成...???”
“倒是真是,这...。”
“诸位公文都处理完了吗。”

谢怜看着小童倒是忍不住想要捏捏那小脸蛋,但想到这是慕情便没了动作,“抱歉...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何,三郎可知其因?”
花城瞟也没瞟那小慕情一眼,开口几分无奈笑意“这几日哥哥要求翻倍练字,用脑过度,倒叫我一时也不知是为何。”
谢怜不免失笑“三郎啊,这懒莫要偷,笔,别放下。”
风信着实看不下去这两人,只好先告辞了。

两人路过一片樱桃林慕情不免放慢了脚步,“想吃。”
风信很自然道“自己摘呀。”随后想起那人现在不过十岁小童大小便抬手摘了几颗,这其实不是风信第一次帮慕情摘樱桃,八百年前,自谢怜给慕情摘樱桃开小后门后,少有人敢在来找事,但以防还有这类事发生谢怜让风信陪着去过两三次,当时低处的樱桃不是有些不足,就是被摘完了,就那高出的倒是颗颗饱满,可惜这慕情够不着,这风信毕竟也是打小习武,便帮着慕情摘过几回。
不料那人也还记得这事“这许久再做这事,到不免有些情怀。”风信本以为慕情会再操着那阴阳怪气的语气却没想到那人却开口道了句谢,风信瞪大了眼睛“???你方才说什么?”这小慕情却怎还会理他。
风信眨了眨眼睛“哎?你是不是变大了一点?”慕情站了起来,对着风信比了比,确实是变大了,现在看起来也有十三四岁,但法力却仍是一丝都没有。“难不成吃樱桃能变回来?你多吃点??”
但是吃到饱慕情都还是没变回来,连变大都没有,两人再次陷入迷茫。

迷茫的走在街上,迷茫的蹲在树下,迷茫的掉进坑了。
风信没来得及抓住掉下去的慕情,心头一颤,还好这坑不深,将慕情拉起来的时候风信发现,这人...又大了,现在已是十七八的模样,这时的慕情还未完全褪去那青涩的模样,风信不免心想“...怎么跟个小白脸似的。”

这一摔倒好,将慕情的脚扭伤了还划破了道口子,可这慕情却突然兴致大发“哎,不然你也去划一道。”风信有些不解“为什么?祸不单行?”...好吧慕情放弃交流。没办法风信只好蹲下示意那人上来,“不要。”
???风信深吸一口气一手揽着那人腰肢一手抄起那人膝弯,慕情没想到那人会这样“喂!你干嘛!!”风信显然十分着急“我操了!你怎么这么麻烦!”慕情挣扎了一会一掌打向风信,竟打出来两成功力,风信放下慕情刚要开口骂却发现那人...变回去了?
慕情也意识到后清咳几声“好了,我自己可以了,真是个木脑袋,你刚才不会用灵力给我治疗吗。”风信这才想起来,对啊!“不是,我刚才还不是因为太急了...”
“...。”
霎时间,空气突然安静。

后来风信才知道,原来慕情是故意的,自服了药丹,只要风信有喜欢慕情并且更喜欢,慕情才能随着程度变回原来的样子。
“如果变不回来呢。”
“那我偏要赌这一把。”

——————
慕情“你也来割一道口子。”
风信“为什么。”
慕情“这样我们就是两口子了。”

评论(6)
热度(130)

© 孤独终老蓝曦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