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随心,文笔极差,这里言知,幸识。
风情。
冰九。
曦瑶。

全村的希望。(三)

小学生文笔。
ooc致歉。
风情。
乡村爱情(拜把子)故事。
——————
  慕情刚来村里的第二年,村子就出了一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清风徐过,蜻蜓点水。
  大伙相约着去钓鱼加餐,可慕情却一脸有心事的样子,平日里慕情就不太喜欢和他们接触,可也不知是碍于什么,还是会应约的,只不过总是一副没什么兴趣的样子并且在心里不知嫌弃了多少回。
  可这山娃子那有那么会看脸色,就当是这城里来的孩子就是不一样,内敛,腼腆。
 
  而今天连看起来就很糙的风信都发现那人非常不在状态,这也不是第一次一起来钓鱼,于是在一群人的追问下慕情才开口讲了几句。
  原来慕母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再多的慕情也不讲。
  这时吴良心突然提到自家有个宝贝人参,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全村的人都知道,也多亏吴良心这张止不住炫耀的嘴。
  听说那人参切成片泡水喝,一次两片,等待整只人参都泡完,病自然也就好了,什么病都不在话下。
可这人参要是真这么神奇,吴良心家会给吗?
风信看了眼吴良心“你又不给,叫唤什么。”

  慕情自然知道肯定没这种事,但还是听了进去。
  第二天吴良心家那颗人参就不见了,大伙相顾不言,突然有人提到要不要去探望探望慕母,谁知道一进门就看见一碗人参泡水和一节人参。

  那几日妇女的谈话总能扯到“哎,你看慕情那小伙长的多乖一人,也是孝顺,但怎么能偷东西呢,哎 真是苦命母子。”
  慕母知道后十分痛心,当天说什么都不听硬是带着慕情到吴家道歉,还将剩下的半截人参还回,回到家也不碰那碗水,而慕情被罚跪了一晚上。
  第二天晨起,母子便搬到了更为偏僻的木屋中住,从村子走到那木屋需要二十分钟,是王大爷出去抓山兔子什么的,以防有事故突发准备的屋子,慕情不是没解释过,但到最后好像也只有慕母相信了,还有几个不长眼的小屁孩见到慕情便故意拔高音量提什么,人参啊,偷啊,这下也好,慕情也不必装作平日那副乖巧模样,只是因为母亲,一直都只是动口不动手,“狗拿耗子。”
  慕情也不是自讨无趣的人,除非迫不得已都不会去村子了。

  直到一天慕情给家母采草药,忽然听到一声叫喊,本想装作没听见的样子,但那句似曾相识的我操了,还是将慕情带了过去,只见那是个捕兽的大坑,当然现在山上最大的动物大抵就是肥兔子了。
 
  慕情稍一探头就看见风信那张因为被困太久而暴躁的脸,风信也看见了慕情,本想着最快也要一个下午自己才会被发现,所以试着自个爬上去,不料泥石打滑,没爬太高又给摔,大骂一声居然召唤出慕情,于是紧锁的眉头也被抚平,“我操了!终于有人了,来兄弟,把我搞出去。”慕情翻了个白眼呵呵道“别误会,我还以为是只猪掉进了了,想着加餐才来看看,而且谁和你是兄弟了?。”说完便离开了,风信听着渐远的脚步声,心道“不是,这人什么毛病?不是兄弟难不成……想占我便宜做我爹?”风信百思不得其解,自己也没对慕情做过什么啊,干嘛一副被欠五百万的表情。

  好在十分钟后慕情回来了,顺带拿了根结实的麻绳,这才将风信拉了上来。慕情拍了拍身上的灰意思意思准备离开,谁知还未抬步又被风信叫住了,感情是一摔倒也蹭破皮流了点血,慕情怎么会不知道风信的意思但还是开口嘲笑道“我还以为你真那般皮糙肉厚。”
  风信毕竟有求有于自然是强忍情绪,不是我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和个娘们似得就喜欢碎嘴。

  慕母得知这慕情带人回家,便从这床上爬了起来,这病疾却早将那昔日美人折磨的少许青丝变白发。
  慕情拿来的些药膏又替慕情端来了药汤,见母亲起身又连忙上前搀扶“您还是在床上歇着吧。”慕母摇了摇头“咳…咳,还是多走动些好,难得今天带了朋友回来,我也得招待招待。”慕情见母亲这般固执也没再说什么,后被打发出去,也不知这母亲和风信那小子在谈什么,半个小时候过去了,天色不早风信还急着回家便也没多留,反正也没打算给他做饭,凭什么啊,反正慕情是这么想。

  听母亲的吩咐将风信送到了半途,“喂,接下来自己可以吧,还是说这一摔便残了?”风信握紧了拳头“我说你这张嘴!!!老子自己能行!”好嘞那您慢走,小爷还懒的和你站在一起,慕情得到满意的答案后便准备离开了,岂料又被这风信叫住“喂!我说!下次约个架吧!就把你心里那些不愉快经管发泄出来!”
  慕情一个白眼翻了过去,这人…真是…白痴…“白搭白不打,约就约,怕你不成?”

  回到家中母亲将自个叫到了房中“情儿,娘见你今天似乎心情不错,既然这样,有空多让风信这孩子上来坐坐吧,风信这孩子,娘也放心。”
  慕情抽了抽嘴角“??!我…我才没!”

————
时隔多月又捡起了旧坑,这篇当时写到挺后面的,然后草稿全…,于是懒了。x
多有不足,请谅之,毕竟真的好久没写了,而且有一半是三个月前写的了。
 

评论(1)
热度(29)

© 孤独终老蓝曦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