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随心,文笔极差,这里言知,幸识。
风情。
冰九。
曦瑶。

一。

走廊里回荡着断断续续的哭声,血腥味混杂在清冷的空气里,我有些不耐烦,走出医院大楼点了根烟,我没有烟瘾只是喜欢在烦躁的时候点上一根,看着烟絮升起,碎散在这人间。
l走了过来准备搭着我的肩,我躲开了,我不太喜欢别人碰我,他耸耸肩“你觉得她能活下来吗?”
我摇了摇头,用拇指将烟熄灭,疼痛传上指尖刺激着我的神经,“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她一定不愿意醒来。

昨夜我们还在一起喝酒,坐在路边的烧烤摊,橘色的路灯照亮这这个黑漆的角落。
我叫了几杯啤酒,她则又是鸡尾酒。l曾笑过,喝酒不就图醉吗,不就是想麻痹自己,逃避这个世界不是吗。鸡尾酒有什么用。

她也笑了,反正是不可能喝个大醉,喝的再多麻痹的不过是肉体,灵魂还是清醒着。反正都醉不了,不如喝自己喜欢的。

我总觉得她还记着我那次,为了图一醉喝了不知多少杯白酒,吐得半死不活却还是那么清醒着。

她叹了口气“人生真没意思,我们究竟是活着还是早就死了。”是活着的死人吧,她讨厌这个世界,看得出,世界似乎也不喜欢她,“我们逃不出这,从出生的那天起我们就被锁住了,居然还有人可悲到以为自己挣脱了这枷锁。”
我们都很愚蠢。自以为自己懂,说着长篇大论,听起来似乎很有说服力,但在一些人眼里真是可笑至极。

街道边的人熙熙攘攘,我们有说有笑,硬是搞像一次狂欢,但我们的灵魂是安静的,我们愚蠢到想用这些假象填满内心的空荡,我们都清醒的麻痹着自己。

因为家里原因,她没能养猫,但还是会买一堆猫粮分给路上的野猫。
我陪她去过几次,猫儿似乎也对她有些熟悉,用毛茸茸的小脑袋去蹭着她的掌心,她说过这些猫并不需要她,而是她需要这些猫。
猫儿看起来对她有些依赖,不过是她这有免费的饭菜,没了她,野猫可能无法饱餐但也可以找些食物充饥,但她没了这些猫,她又是孤独的。
“比起人我更喜欢动物,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也是只猫,起码在被人主宰的时候我还会很高兴,毕竟我是只猫,能被人这样照顾着,也不会想要反抗吧,毕竟我是猫,此生是可以从开始就注定了,作为人变数太多,我是个懦夫,我喜欢逃避,这样的人通常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我不适合做人。”

我问过她“你真的对这个世界失望了吗。”她像平时那样笑着,语气也如平日那般“是绝望。”

人真脆弱,因为一些琐事就变的不堪一击,明着告诉自己不过是些屁事,但还就因为这些屁事变得不堪一击。
我们不过是俘虏,不过是这个世界的俘虏。
她一直坚持自己是个垃圾,是啊,连自己都不对自己有幻想的垃圾,“垃圾就该被丢掉,不论你做什么,他还是垃圾,何必要花费这么多东西去扶起一个垃圾呢?”
她抱着我,但我从来没见过她掉眼泪,她试探着踮起脚尖吻着我的嘴角“知,你爱我吗。”
我揉了揉她的发顶“你也不爱我,不是吗。”
她只是把我抱的更紧,就像试图要从我这感受点温暖,我们接吻着,后来她躺在我腿上,扣着我的手,亲吻着我的指尖“是啊,我也不爱你。我不过是需要你。”
我没有回答,只是点了根烟。
评论(2)
热度(15)

© 孤独终老蓝曦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