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随心,文笔极差,这里言知,幸识。
风情。
冰九。
曦瑶。

全村的希望(二)

ooc致歉。
风情。
小学生文笔。
————

直到下午放牛,小兄弟都还在啧啧感叹“外头来的就是不一样,我喜欢。”
风信举起自己做的木弓对着草垛试了一箭笑道“得了吧,就你这逼样,说不定早把人吓到了。”小兄弟呦呵了一句“那像您啊,一副人家会吃了你的样子,到底谁更吓人。”话毕蹲地上采了些小野花,嘴里还不停歇道“慕情…,情儿,情妹妹,小情嘿,信哥你说情妹妹会喜欢这些花吗?”
风信扫了一地的鸡皮疙瘩,拉起弓对着树上的一颗果子“我操了!你能不能别对着我思春?我这箭都支不稳了。”小兄弟突然猛的站了起来,风信心想反应也不用这么大吧,顺着小兄弟的视线一转头,原来是那慕情来了,慕情也只是看了眼风信手中的弓箭,小兄弟就像得到了什么信息,屁颠屁颠的把花递给慕情“情妹妹,我跟你说,我家有口大刀,耍起来都不知道比风信这破弓强多少倍,下次带给你看啊。”风信心里直骂孙子,真是见色忘友!而慕情显然听到前三个字眉头就已经蹙了起来但随即就放平了,站在一旁的风信总有一种这人下一秒就可以翻出个白眼的错觉,只见那人淡声道“谢谢,还有请不要这么叫我,我男生。”小兄弟还没来的及说声不用谢,立马就被后面那句打了个措手不及,嘴张的可以塞颗鸡蛋“啥啥啥??”慕情只是又重复了遍,我是男生便再也没有理会的离开了,小兄弟只觉得寒风在脸上不停的拍打,傻愣傻愣的站在那,风信也是惊讶到忘了笑“我操了我操了!我真他妈的操了!怎么还有男的可以长这样?!”白骨精吧这是?啊?化相?
小兄弟还没开始就失恋了,蹲在地上抬头看向风信“信哥你说,是不是她为了拒绝我所有故意编这个理由。”
风信只觉得慕情打开了自己新世界的大门,此外他一时竟也说不出其他话。

隔天小兄弟抱着最后一丝幻想扛着自家那口大刀,拽上风信,又往人王大爷家跑,风信敲了敲门,只见门缝越来越大,风信抬头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眸子,一种奇怪的感觉一闪而过,慕情还是慕情,只不过把原先那一小撮小辫子及刘海剪短后,还真就是个一看就是外头来的白净漂亮…小伙子。

小兄弟从风信身后冒出,看到慕情后只觉得用手中大刀砍死自己的心都有了,像个泄了气的皮球支吾的对慕情道“那什么,昨天说好的给你带…你会玩吗…”
慕情见那人举起刀递向自己,却红着脸避开自己的样子,只觉得有些好笑,接过刀后道了声谢,别说这大刀还是有点重量的,慕情也才十一岁,自然不能舞太久,挥一下能不砸中自己的脚就差不多了,而自这以后到后来风信都不明白,为什么一个长相斯斯文文的人就这么喜欢挥着口大刀耍,又不是像古时候被抓去充军为在战场上苟…呃…抗战杀敌做准备,难不成怕将来没饭吃先学个本事???风信也有在两人大打出手时问过是不是为了和自己打架而学,被对方一句少自作多情给堵回去了。

又是一年寒冬,霜雪降临,空中尽是寒气,少年们扒拉着树叶烤地瓜,就在大伙烤着火吃着香甜地瓜时,吴良心突然道“剑兰那镯子丢了你们知道吧。”这是当然,风信知道后还在那干着急,这不还准备集资再买个,可说到底剑兰也是个大小姐出身,也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小山村,这一个镯子肯定也是价值不菲,对此风信还是有点虚,但也不可能是偷窃,这村里人相互往来,说实话,你家几斤几两大伙都明白,突然暴富,大伙能不猜疑吗?若是偷了不换钱,难不成你打算把这赃物一代传一代?再说这村也没发生过什么偷窃案子,除了那次。
评论(2)
热度(46)

© 孤独终老蓝曦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