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随心,文笔极差,这里言知,幸识。
风情。
冰九。
曦瑶。

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上)

ooc致歉。
小学生文笔。
 
今天慕情收到了一封匿名信,用火漆封着,上面的图案是只兔头,本来也没有在意,寻思着是谁的恶作剧吧,可一宿舍发现,其他三个人也收到了封一模一样的信件,就连花城贺玄也收到了,这倒是让各位有些警惕了,信的内容大概是要他们帮忙寻找一样东西,其中还有一小段十分中二的傻逼玩意

  

 “两只兔子谈恋爱,公的黑毛母的白,月圆黑兔化黑狼,母兔白毛成红毛,夜里门外哭啼响,过路之人皆摆手,此声分明在屋中。”

  

落款是一个地址,位于郊区,这不是明摆着一定有古怪吗,傻逼才会上钩,几人交换了眼神,各干各的去了。

可这没到几天,众人再次聚在了一起,因为每个人都收到了标有兔头的物品,和信封火漆上的一模一样,虽然明知此事定有蹊跷,但也不得不去了,风信很是不解“但是这封信想让我们找什么?”

谢怜将信上的内容反复看了几遍才得出一个猜想,“这大概是要我们寻到这哭啼的声源之处,其他的可能还要等我们到现场才能一步步推出来,而这些标着兔头的物品可能会是线索什么的。”虽然听起来像密室逃脱这类游戏,但事实确实如此,花城点了点头“不错,此去可能会有危险,我们在明,敌在暗,哥哥你且就跟着我。”其他人早就见怪不怪,日常假装看风景,谢怜不好意思的轻咳了一声,“三郎说的对,此事恐是有危险,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要存在落单现象,也不要有内部冲突。”

慕情对风信白了一眼“脸上写着,你别碍我眼就不会有冲突。”而风信一脸欲言又止若不是记着方才谢怜说的话,早就动手了。

一旁的师青玄戳了戳身边的贺玄“明兄,他俩眉来眼去的在干嘛?”

 

于是准备好东西,谢怜再次清点了那些标有兔头的物品,一把钥匙,大概是用来开什么的吧,一张楼层分布图,一只八音盒,一面易携带的镜子,以及一只拨浪鼓和一把小刀。

目的地是郊区一所荒废甚久的学校,可连花城都不知道此地还有建筑,下车后谢怜取出楼层分布图寻思着从哪里开始行动,而其他人也四处张望着,师青玄扯了扯贺玄的衣服,眼睛瞟向一旁的高处“你看五楼那怎么站着个人。”贺玄闻声顺着那人的视线看了过去,却什么也没有,师青玄手一抖“哈哈哈,贺玄你再看看,是那栋啊哈哈哈哈。”大伙都知道,师青玄只要一紧张就会忍不住一直哈哈笑,但看过去,的确什么也没有。

于是大家都一致决定,前去查看,此地不知荒废了多久,满地的碎玻璃,墙缝里长出了许多野草,生锈的扶手安全性简直为零,谁也没有去碰,地上几件褪了色的衣物也蒙上了一层土灰,有些地方的砖已经掉了几块,生怕一不小心又这么掉下几块,这简直就是危楼中的危楼,谢怜觉得自己都救不了这楼。
这好不容易才到了五楼,可偏偏只有那间房上锁了,谢怜刚想拿那把钥匙一试,结果花城早一步给贺玄使了个眼神,只见贺玄从口袋里取出根铁丝,插入锁眼捣腾了一会,锁便打开了,大伙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贺玄,当然除了花城,师青玄拍了拍贺玄的肩膀“贺兄你真的太厉害了!为什么之前我们被锁在宿舍楼下你不用这个呢,不过也没事在外面开个房间也挺好的,不用睡宿舍那个木板哈哈哈哈哈。”

  

推门进去后依旧没看见师青玄说的那个人,大伙只好在这小宿舍里翻翻找找,看看能不能有点什么线索,厕所的洗手台上有一面镜子,慕情往水槽里一看什么都没有,结果一抬头就看见镜子里一个女生贴着自己的脸,手臂条件反射的一挥,可身边什么人也没有,再次看向镜子,镜子也只有自己了。

 师青玄按了按肩膀对贺玄道“贺兄,我的肩好酸好重。”贺玄猜到这人又来骗自己给他按摩了,只回答了淡淡的两个字“娇气。”师青玄瞬间就委屈了,这次真不是“贺兄,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自己最好的朋友!”
贺玄“...。”

最后贺玄答应回去再给自己好好按按,师青玄这才大发慈悲的原谅了自己这个最好的朋友。

这时慕情白着脸从厕所里走了出来,将方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花城反应到,“是镜子。”
谢怜从背包里取出那面镜子,在房间里的每个地方都照了照,却依旧不见那人,慕情再次肯定“是真的!”

突然师青玄意识到贺玄一直在看自己,有些纳闷的摸了摸脸“我脸上有东西吗?”贺玄点了点头“嗯。”师青玄啊了一声急忙向谢怜借用了下镜子,可这刚一照师青玄就僵住了,难怪肩膀又酸又重,是因为自己肩上趴着一个人,师青玄脸色瞬间刷白,“哈哈哈,贺兄你过来看看,是不是我眼花了哈哈哈。”


贺玄凑近一看,果然,那人的确趴在了师青玄的背上,师青玄见那人没说话,面上早就蒙上了薄薄的一层冷汗“哈哈哈哈贺兄你别不说话啊哈哈哈。”其他人看出其中的情况,都替师青玄捏了把冷汗,谢怜急忙在包里翻找有什么东西可以帮帮忙一边安慰着师青玄“青玄,你别紧张,我们都在。”但那边师青玄早就在理智崩溃的边缘试探“哈哈哈哈哈,我尽量,贺兄你可以帮我把镜子拿走吗哈哈哈,这个人为什么在对我笑哈哈哈。”

贺玄闻声便试图将镜子拿走,却发现那人因紧张过度将镜子狠狠的抓紧了,贺玄施力才将镜子抽了出来,只见那人还在一个劲的哈哈哈,贺玄只好将那人的手牵着,这似乎挺有成效,师青玄这下冷静了不少。

 是啊,他不是一个人。

突然肩上一轻,师青玄闭上了双眼,让贺玄给自己再照照,直到听见贺玄表示已经不在他背上了,师青玄这才彻底安心的睁开了眼睛,回过神发现,贺玄的手早就被自己抓出红印了。

可现在那人又在哪?这时上一秒还在谢怜手上的八音盒自己打开了,清脆音乐声在房间中回荡,谢怜看了眼花城,花城便将镜子拿来照向谢怜,果然一个女生就站在一旁眼睛直直的盯着八音盒,可仔细一看,眼里充满了恨意,谢怜将八音盒放在地上,那个女生也跟着蹲了下去,而一旁的桌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上了锁的盒子,这时那把钥匙派上了用场,这把钥匙刚好对的上那把锁,盒子里是本日记。

其他人都围了上来,日记的前几页大概是讲日记的主人和男友的一些点滴,看得出来,男生对她好。

女生是学校的校花,追求者很多,但唯一让她心动的只有那个男生,后来他们在一起了,男生对她真的很好,直到女生把自己怀孕的消息告诉了男生,男生的反应让女生以为他也是很开心,九月十五男生说要给女生一个惊喜,就把女生约了出去,再后面日记就停了。

地上的八音盒停止了转动,大伙反应过来像后看,却见到师青玄被一条白绫套住脖子吊了起来,面部呆讷嘴里好像一直说着什么,贺玄跨步向前将人抱了下来,可那套在脖子上的白绫却越勒越紧,贺玄将背包抢了过来取出小刀才将那条白绫划破,而师青玄也昏了过去,风信忍不住骂道“我操了!”

大伙都倒吸一口凉气,因为房间根本没有东西可以让他踩着上吊,那他是怎么上去的。

谢怜反应过来问道“青玄刚才一直在说什么?”
贺玄将师青玄抱了起来,重复了刚才那人一直念叨的八个字。

  “不得善始,不得善终。”
评论(1)
热度(31)

© 孤独终老蓝曦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