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随心,文笔极差,这里言知,幸识。
风情。
冰九。
曦瑶。

标题叫什么好呢。

风情
ooc致歉。
小学生文笔。
——————
4.仙乐第一直男(曾经的)居然打电话把情妹妹约了出来,而且不是约架,是约会。

  慕情的反应是:头被门夹了?想不开?去哪?楼下旁边的小公园?还是小公园旁边的奶茶店?原谅这是慕情到此为止以对风信的了解而做出的判断。
  所以直到站在了游乐场的售票口,慕情终是没忍住探出手摸了下那人额头……是有点烫。
  风情看着那人动作嘴角有些抽搐,这种罗曼蒂克恋爱脑的提议当然不是自己想的,是谁就不说了。
  而自家少爷知道这提议后,不知道和花城做了什么交易,你懂吧。花城居然愿意帮自己,比如眼前的这家大型游乐场就是花城开的。
  风信打开手机备忘录,瞄了眼笔记《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撩妹小技巧——游乐场篇》

5.  第一,让对方更依赖自己,可以坐过山车或者逛鬼屋之类的游戏,体现自己的男友力。

  慕情一开始是拒绝的,但不想让风信误以为是自己害怕还是什么的便答应了,很好,第一排。
  安全扣扣上的那秒慕情就有点精神紧绷了,过山车缓缓动了起来,迎来了第一个抛物线,到了最高点过山车猛的下降,车上居然播起了音乐。

“在你的心上~自由的飞翔~”

我操了!如果就是花城所谓的助攻那可真要谢谢了!
越到后面风信就越模糊,只听见身后的尖叫声和一直打在自己脸上的冷风。哦,还有,自由的飞翔。
“如果对方害怕紧张了,可以握住他的手,总之,体现自己的男友力。”
风信估摸着这一步差不多了,但却怎么都下不了手,太他妈———接受不了,但也不能揽着吧,后面有人看着呢,我操了!烦!
  风信一鼓作气准备覆上那人的手,怎知慕情早一步抓住了自己,凉意传上掌心,渐渐的风信意识到不对,他妈怎么越捏越紧!于是没忍住在有一个抛物线下冲的时候风信将所有言语浓缩成一声“我操了!”

  下车后风信左手上清晰的几个指甲印,风信还特意留意了下,慕情指甲剪的干净漂亮,这到底是用了多大力?
  厕所里慕情缓了许久才没吐出来,想到方才自己是被风信一路公主抱的进来,一路上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忍不住白了风信一眼有些薄怒道“你故意的吧”

6.  为了让慕情再缓缓,鬼屋就先放一放。
“接下来可以再玩些增进情感的游戏,比如咖啡杯,旋转木马之类的,切记,摩天轮最后坐效果更佳,最好还是快日落的时候”

什么?旋转木马??咖啡杯???喝咖啡还差不多!!快醒醒。
  风信只好和慕情边走边看,太刺激的不行,要是真吐了就不好玩了。
  最后慕情和风信在角落嘿嘿嘿。

  “嘿嘿嘿…这名字怎么取的这么猥琐。怪不得这么偏僻。”慕情看了眼摊子上的招牌,脸色有些古怪。
  风信道“这很好了,起码是我们一路走过来唯一能看懂的几个字,其他不知道还以为是鬼画符。不对,那他妈就是鬼画符!”

  这是个钓鱼的小摊子,两人各租了一根鱼竿,将鱼钩上放上诱饵开始钓鱼,小金鱼们很快就被风信鱼钩上的诱饵吸引到就在一只金鱼准备咬上一口时,一旁杀出只鱼竿将鱼群打散,风信抬头看见了罪魁祸首正悠闲的收回自己的鱼线,慕情嗤笑“你看我也没用还有,别操了,我把你的鱼打散了,同时我也受到影响,可我还是能钓到。”
  风信一看,那人将钓好的鱼放进桶里,风信像被点燃了导火线,很快鱼池里迎来了一场,腥风血雨,最后还是以两人鱼线相缠解不开而告终。
  赔了钱两人数了数,风信多钓一条,特别嘚瑟的对慕情说“所以说,我很多方面一直比你强!”慕情身型微怔“……傻逼。呵呵。”
  风信看那人只翻上天的白眼,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方才说的话何处不对,只道慕情真太小心眼,这都能气成这样。
 
  嘿嘿嘿老板一边试图解开缠在一起的鱼线,一边回想方才那两人的厮杀“小学生。”

7.游乐场真的不太适合两个一米八几的男人去玩,于是难得意见统一的去吃了顿饭。

  “真香!”风信饱餐一顿往窗外瞟了一眼。
  一旁的慕情提醒道“在日落了。”
风信不以为然“嗯。”

!!!!!等一下,他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拉着慕情就往外跑“我操了!我操了!!我真他妈的操了!!!”风信四处眺望刚想问慕情摩天轮在哪,回过头却发现那人的视线落在两人握着的手上,风信以为他不喜欢准备收回却被那人抓住,慕情抬起头没有去看那人的表情“摩天轮么?在那。”

  摩天轮好多人,但是毕竟也是有助攻的,两人很快就坐上了。

  日落很美。
  它美在,有你。

  风信有些紧张的坐着像是想起了什么“我操了!”
  慕情似乎也跟着紧张了下“怎么了。”
  吃饭忘记付钱!哦……对了,这是花城开的,应该嗯……没关系吧。
  风信摇摇头“没……我操了!”
  慕情盘着手望着那人翻了一个白眼,“没事别吓操。”
  风信却难得的一次有脑子,在慕情眼里这么说没错“我操了!你怎么知道我要找摩天轮??”
  接下来风信感觉到了有史以来最我真他妈操了的事,慕情不紧不慢道“霸道总裁爱上我撩妹小…”
  慕情还没说完就被风信打住,当然他还是把那个名字说完了。
  风信一脸绝望,也不敢去看那人,窘迫的整个脸都通红。

  慕情看着那人的侧脸想了一会“接下来呢?”
  风信啊?了一声。
  “接下来呢,上了摩天轮该干嘛?”
  风信支支吾吾了一会只听到那人的嘲笑“我还以为你很有勇气的没想到……”

  慕情还没讲完就被风信堵住了嘴,因为是扑上来的,嘴磕的生疼,没有缠绵,也没有技巧,更没有什么情话。

  风信就这么看着慕情傻笑,慕情呡了下嘴也没忍住跟着那人笑了起来,摩天轮升到最高处外面传来了响声,空中是烟花很美。

  身处漆夜也不会害怕,你会陪我一同等待黎明的到来。

  烟花结束后,在两人能看见的一块屏幕上放起了一些照片,全是他们两个,照片上的两人总是仇视着对方,有的照片上两人差不多已经打起来了,风信看着那人含笑的眸子。
  慕情认真笑起来…很好看。
  “生日快乐。”

  “…谢…”

  屏幕的图片放回了原来的那张,慕情道“你不觉得这摩天轮在这上面待的太久了吧。”
  风信看着与那人握在一起的手“还好…吧。”
  “也挺好的。”

厢子里传来歌声。
  Lost in your mind
迷失于你的心田
I wanna know
我只想知道
Am I losing my mind
是否我已经失去理智
Never let me go
请不要放手让我离开
If this night is not forever
如果今夜并非永恒
At least we are together
至少此刻你我相依偎
I know I'm not alone
我知道我并不孤独

评论(7)
热度(86)
  1. 长庚。孤独终老蓝曦臣。 转载了此文字
    吹我家吱吱儿。每天为她打call。 @孤独终老蓝曦臣。

© 孤独终老蓝曦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