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随心,文笔极差,这里言知,幸识。
风情。
冰九。
曦瑶。

标题叫什么好呢。

风情。

小脑洞。

ooc致歉。

小学生文笔。

——————

1。校运会到了,风信被社团拉去效力。

其实就是套个玩偶装发传单。

慕情接过传单淡淡的评论了句“人模狗样老风信。”套着神烦狗风信闷闷的回道“我操了!别乱用成语!显得你没文化。”

慕情白了一眼呵呵“别张口闭口就操,低俗。”,风信像是犹豫了一会直说道“哎…你怎么知道是我。”慕情嗤笑一声“我慧眼识猪。”

风信抓起那人衣襟,恩——好吧,因为服装问题,风信简笔画的手倒是更像慕情胸前摸了下,还赖着不走,只听慕情又道“好吧,既不是狗又不是猪,猪狗不如?”风信一拳打在墙上“我真他妈的操了!你等着!”



在一旁看完全程的路人默默道“小学生。”







2。经过风信强烈抗议社团让他换了套大灰狼装,给人发糖。

看了一眼身边白眼直翻的小红帽,小心的戳了下,那人没有理睬,风情又戳了一下,被慕情一个肘子顶了回去。风信先是在心里我操了好几遍才开始冷静思考该怎么哄旁边这个小心眼,我操了!烦!风信突然想到裴茗说的“什么事不是操一顿能解决的?真不行,就到他先缴械投降为止。”

我操了,这想法太恐怖了。而一旁的一米八几大红帽已经在心里跟着我操了不知多少次。风信直男没跑了,和直男谈恋爱好辛苦……打一架算了吧。

而风信此时也在想,不如打一架好了。偷瞟了眼一旁的大红帽,那什么——女装慕情……真好看。抬手搭上了那人的肩不待他反抗就覆唇吻了上去,以表真诚风信先是学狗汪又是学猪哄,见慕情嘴角强忍的弧度风信这次松了口气又亲了一下。



一旁校工的女儿终是忍不住哭了出来“噫呜呜——小红帽的头卡在大灰狼嘴里了!”慕情猛的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情况有多傻逼,连忙推开了风信,风信也只当是那人害羞了,通过狼嘴看着慕情傻笑。





3。晚上社团彩排,休息时间一群人起哄让风情重演泰坦尼克号的精彩片段。



风信:我风信!

仙乐第一直男!

怎么可能和慕情大庭广众之下重演泰坦尼克号!

慕情:重演是不可能的重演,这辈子都不可能重演的。



花城:好啊。

就算你们反抗。

就算你们拒绝。

我一声令下你们还是要演。

毕竟我有你们黑历史。

风情:有我们黑历史了不起啊?!

花城:sorry,了不了的起我不知道,不然你们试试?

众社员:演吧,演吧。

风信:不然试试吧。



为了有点小还原,众人来到学校游泳馆。



慕情张开双臂任风信环抱住自己,眼神里带着杀气。

慕情:…我先跳,你再跳。

风信:快跳啊,赶紧的哪来的废话。

慕情:【白眼】

由于风信的不配合,两人换了个位置

风信:……我…操了,我先跳你再跳!我操了慕情!!!我真他妈的———”

扑通一声,水面溅起水花。原来在风信说我先跳时蓄谋已久的慕情一脚将人踹下水,怎料风信一个顺手将慕情一起拉了下来。

两人探出水面异口同声道“我操了!”



上岸后慕情去拿了两条毛巾,一条甩在风信脸上。

只剩两人时慕情拐弯抹角的 讲了会,风信打住道,有话直说。慕情没好气“喂,我说,如果我们真的在那船上你会怎么做?”



风信想了想“要么一起活,要么一起死。”

慕情翻了个白眼“谁给你的脸,我才不会和你一起死。——就这么讲义气?”

风信挺起胸膛“我就不知道不讲义气这几个字怎么写”

慕情嗤笑一声“文盲。”



我不会和你一起死,我会不择手段和你一起活下去。
评论(5)
热度(117)

© 孤独终老蓝曦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