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随心,文笔极差,这里言知,幸识。
风情。
冰九。
曦瑶。

别放手。(一)

风情。
ooc致歉。
小学生文笔。
这篇短小————。
——————
我们必须在同人生的抗争中学习对付人生。如果有人对这种荒诞的比赛愤愤不平,最好儘快退出场去。自杀也确乎不失为一条捷径。但决心留在场内的,便只有奋力拼搏。                                 ——罗生门。

  谁也说不出这社会究竟是什么样子。
  对于爬出深渊,人们常说着两个例子,一是成功站上岸,二是半途跌落却凭着顽强的精神获得新生。
  然而还有其他情况,只是人们不愿提及,他被称为不健康思想,跌落深渊一辈子都爬不出的人,一辈子对他们来说,能有多长。

  风信从方才右眼皮就一直狂跳,都说左眼跳福,右眼跳祸,这虽是个科学的时代,但还是日常迷信一下。
  买完酱油醋回家的路上果真遇了事,好死不死遇上有人要轻生。
  我操了!
  风信一时间不知道应该上去把那人从护栏上揪下来讲道理还是打电话给警察叔叔,那人似乎也看见了一旁蠢蠢欲动的风信,对不远处的一位少年说了几句话,转过头对风信笑了下。
  风信见状松了口气,感情只是在玩闹……吧。谁知那人双手一撑跳了下去,风信完全蒙了,几步就冲到了护栏旁往下看,只见水面打起了个巨大水花,冷静之余拿起电话打给了救援队。

  电话拨出还不到一会风信便等不下去了不耐烦的准备从旁边的堤岸下去救人。突然当时的另外一位少年按住了自己的肩膀“你醒醒,这桥距水面大概六七米冲击力下去,你觉得你有多大把握找得到他,别多管闲事了,这是他自己的决定。”
  风信才想起这人方才明明能拦下却袖手旁观,拍掉那人在自己肩上的手“我没你这么冷血。”
  只听那人呵呵一声白眼一翻没有再阻止,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阵长鸣,救援人员抵达现场进行打捞,这桥下是海,有多深风信不知道,但如那少年所说,待救援队把那人打捞上来时似乎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望着救护车离开风信忍不住一拳打在墙上“我操了!我操了!我真他妈的操了!怎么还有你这种人!?”

  少年嗤笑一脸不屑,风信没忍住,一拳头砸在那人身上,那少年素白面上染了几分青,用那双漆黑的瞳孔瞪着风信,看似文弱缺也抄起拳头给风信来了个充实的回礼“有些事你根本不清楚,呵,你真觉得自己是在救他吗?”风信似乎噎了一下,提起购物袋留下一句“如果他在跳下去的时候后悔了呢?”头也不转的离开了,少年翻了个白眼寒声道“后悔?那也是咎由自取。”

  风信回到家立马将方才的不愉快散去些许,只是担心那人是否存活。
  这开学之际…难不成不想上学就,……算了不想了。

  电话铃响,是母亲。关心了下儿子顺带吐槽了下“你一个人在家肯定收拾不好吧,我给你叫了个家政,小情大概待会就到”又交代了一些事才挂电话,手机刚放下门铃就响了,风信打开门。
  “你好,我是你母亲请来的家政慕情……”
  “……小…情?”

  我操了!冤家路窄,这才刚和人小打了一下,还要人帮忙做家务……这感觉,妙极。

  慕情一脸你再开口我就拔刀的气势,眼角抽了抽“先说好,你母亲让我来帮你洗衣做饭,当然我不洗内裤袜子。”

  风信有些尴尬……我才不要你给我洗内裤!!拉开门将人请了进去“不然你先扫个地吧。”
 

评论
热度(57)

© 孤独终老蓝曦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