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随心,文笔极差,这里言知,幸识。
风情。
冰九。
曦瑶。

《我们组cp吧》(七)完结

曦瑶。
ooc致歉。
就这么结束了。
   _____                                                                                                  我怀抱的所有空气,变成风都不敢与你相遇。                                                                                                                     金光瑶看着那人,有些难言,为什么明明握住的,却觉得遥不可及,像是夜晚上的月亮,而自己便是距离月亮最近的星...噗,怕只是地上的尘埃吧 ,多么卑微,多么微不足道啊。
  

  金光瑶很害怕,是的。和蓝曦臣在一起让他害怕,害怕失去。颤抖着声音自嘲道“我没你想的那么好,曦臣。”蓝曦臣也没想到会是这种贬低自己的回答,有些讶异但还是抬手揉揉那人的发丝“我喜欢你,阿瑶。我没思考前是这么想的,待我思考后仍是这个答案。”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好的。
 
  金光瑶不着边际的道了句“不要不在乎我。”想个没了糖的孩子,小心翼翼的问道“请问,可不可以给我颗糖,一颗就好。”蓝曦臣将那人拉入怀中小声安慰“除了你我再也看不进其他人。”金光瑶抬起头踮起脚尖小心的吻了下那人嘴角,又像猫儿一样静静的待在蓝曦臣怀里,睫毛无意的扫过蓝曦臣的脸,每一下都撩动着他的情欲。
 
  金光瑶醒来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蓝曦臣,本来打算起床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眷恋这种感觉,便又往那人怀里挪了挪,蓝曦臣见状有些故意的问道“是空调开的太低了么?”搭在那人腰上的手拂过那人的背直至那人后颈,习惯性的揉了揉那人。金光瑶还没有完全睡醒,被摸的有些酥麻,头也止不住的倾向蓝曦臣揉自己的那只手,又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眨着有些迷离的双眼看着蓝曦臣“...曦臣,你睡觉没脱皮带?”蓝曦臣微怔吻了下那人额头,起身走向洗漱台“我去买早餐,你再睡会,要什么?噗。小鱼干么?”金光瑶想了想“和你一样。”蓝曦臣拿起桌上的皮带整理好着装“我一会就回来,乖乖的。”金光瑶却一直盯着蓝曦臣的皮带沉默了许久,直至那人离开,顺手打开了手机,是二哥的。金光瑶胡乱输了自己的生日,开了...真特么狗血但让金光瑶卧槽的是...“卧槽,这背景??”为什么背景是一张自己像刚被干过的照片。
 
  金光瑶拿起手机拨给了薛洋,播出去很久才被接起,薛洋看了眼屏幕“干?”金光瑶问道“你昨天是到几点?声音听起来这么萎”薛洋看了一眼身旁的那人忍住了那句cnm尽量压低了声音“有屁快放”金光瑶也猜到了薛洋一时半会也不会打扰自己很放心的说了句“没,关心你一下,免得你精尽人亡,还有那张照片怎么回事?”薛洋靠了一声把电话挂掉摔在床上,身旁的晓星尘动了动,薛洋贴了上去“怎么?腰酸?”晓星尘任着那人动作点了点头,薛洋顺势压了上去咬了下那人耳垂“那就要以毒攻毒呀。”晓星尘哭笑不得吻了下那人“阿洋乖,再睡会。”
 
  吃完早餐后,蓝曦臣带着金光瑶到了琴行,老板招呼了下蓝曦臣递给了那人一把钥匙,蓝曦臣解释道“阿瑶不是想习琴?我公寓现在回去大概会吵着他俩,来这练琴也方便。”
 
  房间中心放着一台黑色三角大钢琴,屋内的装饰充满着艺术气息,但不会过于繁琐,蓝曦臣拉开了窗帘让阳光透进来,示意金光瑶坐下。
 
  蓝曦臣从自己身后将自己半环住,蓝曦臣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檀香。那双修长的手扣在了自己的手上,不觉得望着有些出神,蓝曦臣看了一眼那人,吻了下他的脸颊“想什么呢?”
  “想你。”

 

  金光瑶醒了。
  金凌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随即转而欢喜。
  敛芳尊醒了。

  敛芳尊于观音庙一夜,为护众人失一臂,久久昏迷不醒。
  偶尔他还是会想起那个梦,梦里他唤二哥的那人,是谁?
  谁也不知道,毕竟那只是梦中人。
   ___

  金光瑶“...我亲个二哥都要抬头垫脚尖我...”
  蓝曦臣【默默蹲下】

评论
热度(43)

© 孤独终老蓝曦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