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随心,文笔极差,这里言知,幸识。
风情。
冰九。
曦瑶。

《我们组cp吧》曦瑶(六)

ooc致歉。
____
【GY的鞋垫】啊啊啊男神!!!
【夔州贩茶】是病名为矮不好吗?
【emmm】茶商的固执这个时候应该艾特糖家 @义城卖糖
【南孚】这算是表白吗??
【摇南】!!!两个男神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蓝曦臣像是想到了什么“阿瑶你会唱江山雪吗?”金光瑶找了下歌词“会的,合唱吗”
  “嗯”
  伴奏是蓝曦臣事先录好的萧琴合奏。
“纯则粹,阳则刚...”金光瑶不知为何,一时心头很是难受,但他不知一头的蓝曦臣大抵也是如此,一些过往在脑中回放,即使是梦但那种情绪却是那般真实“仗剑镇山河护你无恙”
  “别忘”

【这咸鱼】有故事的歌。
【在水文】别忘!!XC的声音...阿。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我居然忘记开录屏??
【夔州贩茶】你两这么好不如组cp好了
【GY的鞋垫】!!这个操作可以有!
【言知】在一起!在一起!
突然间麦上安静了,最怕空气突然安静,金光瑶有些疑惑把声音调大了些。

“二哥哥我错了!!”蓝曦臣那头传来一声求饶。
  蓝曦臣是在学校外住的公寓,和家弟一起。顿时有些尴尬,敲了敲蓝忘机的房门“忘机,你们可以小声一点点吗?”效果是不错,房间里只剩下低吟,若不是刻意去听,这隔音效果,应该抗的住。
  为了以防万一蓝曦臣把房门关紧了,而事先录好的八万差不多播完了。
  “想你想你想我。”
...
  音乐停止后蓝曦臣调整好麦“阿瑶,我们组cp吧。”
  金光瑶像是没考虑一样“好啊”

  直播结束后瑶哥哥看了下时间九点快半,刚好洗个澡就可以上床睡觉了,金光瑶真的有必要说下这个宿舍,不是停水,就是没来热水,还好是夏天,不然真得炸,“阿...”金光瑶条件反射的叫了一声当然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刚才那一声让别人听到耳里是有多刺激。洗完澡后金光瑶草草的用澡巾将自己遮了起来走出浴室。
  “阿瑶...”蓝曦臣有些不自然的坐着,耳尖泛红,目光有意的避开金光瑶,而金光瑶则是飞快的抓起床上的衣服套在身上“学长,你怎么来了...”蓝曦臣这才看向那人随即忍不住噗笑“宿舍有些不便,薛同学便让我来这里休息,我有给你发信息的。”金光瑶打开手机,的确有条蓝曦臣的短信,蓝曦臣站了起来“阿瑶我请你吃宵夜吧”,金光瑶擦干了头发上的水滴“学长请了我那么多次,这次还是我来吧,总不能让你一直对我好,而我却什么都没能做。”蓝曦臣很小声的说道“对你好,是我自愿的。”但是金光瑶在吹头发,没听见。

  瑶哥哥不是很喜欢吹头,一直举着个吹风机,很累的,所以啊半干就差不多了,一旁的蓝曦臣像是猜到了那人心思“我来吧”接过吹风机抬手帮那人顺顺毛,软软的...可爱。金光瑶嗯?了一声,抬头撞上了那人的胸膛“...好...好啊。”任着蓝曦臣偷偷揉自己,意料之中的没有生气,要知道男孩子大多都不喜欢被摸头,但毕竟是喜欢的人“二哥...学长我可以喚你二哥吗?”蓝曦臣收起吹风机“夫人喜欢叫什么都可以。”金光瑶“阿?”了一声,蓝曦臣认真道“阿瑶刚才不是答应我了吗?组cp”金光瑶恍然大悟“是的二哥。”一副理所应当的牵了下蓝曦臣的手,“不是要去吃宵夜吗?”蓝曦臣回握,像是想到什么忍不住笑在那人鼻尖点了点“衣服穿反了。”

  金光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但把蓝曦臣带到gay吧是个不得不接受的事实,还是算了,金光瑶拉着蓝曦臣的手准备往外走。
  “嘿!小矮子...哟蓝会长,这么刺激的吗,操作满分。”金光瑶转过身子,晓星尘微醺的靠在沙发上而腿上躺着吊儿郎当的薛洋“星尘我还要。”晓星尘嗯了一声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拆开准备放在薛洋嘴里,但腿上那人却突然坐起,钳住了自己的双手,手里的糖也被那人夺取,薛洋将糖发在晓星尘嘴里,覆上他的唇,探出舌尖来回舔舐,直至糖化无。薛洋才意犹未尽的咬了下那人的唇,一旁的蓝曦臣像是惊到了一样,金光瑶心想要死,拉着蓝曦臣真的要走了,被薛洋拦下。蓝曦臣刚才的确是被这操作骚到了,晓星尘是x大出了名的清风明月,也不知道被薛洋灌了多少,一副...欠操的样子,不管怎么蓝曦臣是长见识了,高,实在是高。
  金光瑶没有理会薛洋,拉着蓝曦臣离开。

  金光瑶哈哈的尬笑“其实散散步也是不错的”蓝曦臣嗯了一声,虽说已经十点了,但路上的人并不少,毕竟夜生活还没开始呢。金光瑶松开了蓝曦臣的手,却被那人紧握着不放“阿瑶,你听我说。今晚夜色真美,但不过你,余生若能有你,实乃荣幸至极。”

评论(2)
热度(43)

© 孤独终老蓝曦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