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随心,文笔极差,这里言知,幸识。
风情。
冰九。
曦瑶。

《我想我是喜欢你的》(一)

薛晓。
ooc致歉。
____

  薛洋是晓星尘捡回来的孩子,众人都不太支持晓星尘领养他,主要是这突然冒出来的孩子太危险了,谁知道会不会做出点什么事来,晓星尘也曾问过关于他的事但他什么也不说,只告诉晓星尘自己的名字,“薛洋,我叫薛洋。”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就在昨晚晓星尘下楼倒垃圾,黑灯瞎火的,晓星尘将垃圾一投“卧槽!”垃圾堆里传来一声叫喊,晓星尘顿时就慌了打开手机的手电筒一照,一名十岁左右的少年捂着头蹲在地上,晓星尘仔细回想了下还好垃圾袋里没什么会把人砸伤的物品,“不然你给我看看吧。”
  少年警惕的退了几步“不要!”晓星尘有些无碍突然想起口袋里还有些钱“那你等等我马上回来。”

 
  晓星尘跑着到了药店买了些消毒水之类的东西,以防万一买了备着。付钱的时候还剩十块钱在柜台上买了包糖,结果刚好就这么巧,晓星尘走到半路天空就下起了大雨,不禁暗自想到,那孩子怕是回家了,但以防万一晓星尘还是去看一下吧。
 
少年站在雨中看着跑向自己的晓星尘冲到自己身旁将自己拉到屋檐下,“都下雨了你怎么不躲躲?”少年看着晓星尘显然他也是湿透了反问到“那都下雨了,你为什么还来?”晓星尘一时语塞,少年继续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来,要是我去躲雨,你就找不到我了。”
  晓星尘从袋子里取出那包糖,打开递了一颗给薛洋,薛洋也不推辞的放进嘴里,看向晓星尘...的糖,晓星尘被少年这个动作萌到忍不住抬起手想要揉揉,被拒绝了“不要摸我!”晓星尘只好讪讪的收回手,将整包糖都给了薛洋,薛洋打开了一颗又一颗直到鼓起两个小包,才嘟着嘴向晓星尘眨了眨眼睛,雨不一会儿便停了,晓星尘看了下时间“很晚了你该回家了”薛洋摇了摇头“我没家。”

  薛洋洗完澡光着身子走出浴室,晓星尘一愣,薛洋身上有着零零散散的伤口,有些地方因为没有及时处理加上淋了些雨化脓了,晓星尘眉头一皱“不行一定要去医院”薛洋从晓星尘身上接过一件衬衫套了上去“不去。”

  宋岚和阿箐盯着薛洋看了许久,晓星尘端来了几杯水,阿箐忍不住开口道“星尘哥哥你还是把这小屁孩送走吧”宋岚接过水点了点头“嗯”,晓星尘在薛洋身边坐下,“我觉得阿洋挺乖的。”薛洋一听凑在那人身旁顶了顶他的手臂,将头靠在他身上“...可以摸。”晓星尘心一软揉了揉“留下来也未尝不好。”薛洋漏出两颗虎牙笑了笑“嗯嗯”,宋岚有些无奈“可星尘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告诉我。”阿箐在一旁接着道“是啊是啊,星尘哥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晓星尘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幻听身旁那人刚才似乎轻笑了一声,忍不住被二人的严肃逗笑“难不成阿洋还能把我吃了?再说了,这个月常家被灭门凶手还没找到,这样贸然让阿洋一个人,太危险了。”宋岚知道自己的好友决定了的事便难让他放弃便也没再做什么只是让他注意些,而阿箐则是十分不服气 ,呸!

  晓星尘拉开被子躺下,沉默了一会拍了拍身旁的小球“怎么不回自己床上睡?”薛洋转了出来,滚在晓星尘身上“要和星尘一起睡”晓星尘戳了戳那人“叫哥哥”薛洋换了个姿势趴在晓星尘身上“不,我就要叫星尘”还用脸蹭了蹭那人的锁骨,突然间猛的坐起“你你你,怎么没穿衣服裤子!!!”晓星尘阿?了一声疑惑的问到“裸睡不是有益身心健康吗?”薛洋仔细想了想自己的确是大惊小怪了,咳了一下“也是”便把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脱了,晓星尘视线下移“噗,啊哈哈哈哈阿洋哈哈我还没给你买内裤”薛洋看了一眼在自己身下笑到颤抖的晓星尘,又看了一眼...靠!这是人生一大耻辱!!老子才十二岁!!薛洋翻了个身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晓星尘忍住不笑“怎么了?生气了?”薛洋没有转过身依旧埋在被窝里“咱两走着瞧吧!”

_____
阿箐:“星尘哥哥”
薛洋:“你是他妹妹?干嘛一直叫他哥哥?晓箐?那星尘不就是白娘子了?”
阿箐:“法海别讲话”
薛洋:“老子明明是许仙!!”

评论
热度(27)

© 孤独终老蓝曦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