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随心,文笔极差,这里言知,幸识。
风情。
冰九。
曦瑶。

《我们组cp吧》(三)曦瑶

ooc致歉。
抱歉原著剧情要是乱了提醒我下。

___

两人再次静下交谈已是不夜天后,这些日子以来二人都意识到身边的一切都是那般谈不上原因的熟悉,二人难得一聚,蓝曦臣脸上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哀伤,金光瑶认为应该是青蘅君与蓝忘机的原因,便没多问,店小二端上一盆意大利面,金光瑶刚好在想要如何打破着宁静,便开口笑道“没想到还有这面”店小二一听,这不打广告的时候到了,应声道“这位公子您有所不知,这洋面其实在湿之前也是直的,而且这种洋面就我们家有,其他店都没有的...”金光瑶总感觉有些别扭便打发小二端了壶酒上来,为蓝曦臣小斟一杯“二哥,难得你我能像今日这般,何不与在下小酌几杯?”蓝曦臣接过酒杯,来回把玩着,勉强扯出一个微笑开口道“谢谢你,阿瑶”随后一饮而尽。

  金光瑶没有回答只是将酒饮下,何必谢我...二哥。
  等金光瑶回过神后,蓝曦臣正托腮对自己傻笑,这果酒度数也不高啊,金光瑶又喝了一杯冷静分析了下,刚要满上第三杯,便发现蓝曦臣的目光一直跟着自己动,像是发现了新的乐趣,金光瑶拿起酒壶晃了晃,“二哥可是想要这个?”蓝曦臣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金光瑶觉着有些好笑“那二哥究竟是要,还是不要?”蓝曦臣拍案而起“阿瑶!!”金光瑶莫名想到了军训时的教官也是这么讲话的,不由得严肃了起来,“到!”
   蓝曦臣几步便走到了金光瑶面前,一个公主抱便将金光瑶抱在怀中,御剑而行金光瑶扶正帽子将脸埋向蓝曦臣的颈窝,冷风一一个劲的狂吹,金光瑶恐高便没敢乱看,只是将蓝曦臣紧紧的抱住,指尖轻触过蓝曦臣的喉结,金光瑶舔了下唇吹吹风冷静冷静,不让自己多想,蓝曦臣发现怀里的人动作有些僵硬猜是畏高“阿瑶!二哥带你飞!不怕!!”金光瑶忍住笑意搂住蓝曦臣,感受到了那人的温度莫名心安“嗯,不怕”尽管如此蓝曦臣还是有些不解,既然不怕了为何心跳还这般快。

  蓝曦臣是在悬崖边停下的,金光瑶吓得有些腿软闭着眼睛不肯放开蓝曦臣,蓝曦臣拍了拍金光瑶的背,像是在安慰小孩一样,又將外衣脱了下来披在那人身上,小心的握住了金光瑶的手“不怕,我在。”金光瑶这才缓缓睁开了眼,明月挂空,衣服上的檀香也让神情慢慢的放松下来,蓝曦臣松开手,取出裂冰轻奏,金光瑶跟着哼了一小段。

自春生 入秋藏
天之道四时更迭有常
若有常为何晨曦比这夜还凉
若无常 为何我总会想
与你 守月满空山雪照窗

  像是想起了什么偏头看向身旁那人,月光微撒,微风拂过,君子如玉,温润而泽。金光瑶看的有些出神,不知何时便覆上了那人的唇,意识到自己在做何等荒唐之事,金光瑶有些退缩,可蓝曦臣却搂住自己的腰小心的在自己唇间留下痕迹,金光瑶眼里泛起了少许的水光,红唇也显得那般诱人,蓝曦臣抬手抹去那人眉间朱砂,又將抹额取下,缠在那人手上,讲金光瑶的手举到面前,低吻“只要你。”
  
  蓝曦臣是不会告诉金光瑶,其实冷风吹到一半便醒酒了。
金光瑶也只当是酒后胡言。

  第二日金光瑶是在自己的寝室醒来的,难道是梦?
【系统:敛芳尊晨安,由于时间间隔过长,系统脑洞不足,是否选择跳过】
  金光瑶抬手按了否。

  【系统:抱歉系统繁忙请重新操作】
  
   “...”金光瑶又按了遍否。

  【系统:抱歉系统繁忙请重新操作】

   金光瑶白了一眼按了是。
 
  【系统:恭喜您成功操作,系统将为您进行剧情跳过】
“呵...”金光瑶有些无奈,但既然在别人手上...能有什么办法。
   门外传来一个声音,确认金光瑶醒了后上报道“仙督那人要见您”
  金光瑶穿戴洗漱好后便去会会那人,推门看清那人后金光瑶将门关紧了。薛洋撑着身子把腿架在桌子上露出两颗小虎牙笑了笑“小矮子,好久不见啊”金光瑶拉开一把椅子坐下,微笑回礼“你什么时候来的”来到这个世界的。薛洋往嘴里放了颗糖舔了舔虎牙“嗯...就你们进厕所后一直不出来,老子就想去把你俩从坑了捞出来,谁知道呢?眼前一黑就来到这鬼地方,呸”金光瑶给自己倒了杯水笑问道“那你为何不早些来寻我。”薛洋眉头一皱轻描淡写道“啧,没什么,就和一个爱多管闲事的瞎子玩了玩耽搁了点时间罢。”

评论
热度(54)

© 孤独终老蓝曦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