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随心,文笔极差,这里言知,幸识。
风情。
冰九。
曦瑶。

双璧

ooc致歉。
可能带了点个人感情。慎入。

____
我只是你生活里的一个影子,你却在我的生命占有重要地位。

  “涣儿,你现在是哥哥了,以后要照顾好弟弟,知道了吗?”
  “知道了。阿娘。”蓝涣踮起小脚尖,趴在床边看着那个刚出生的小家伙,好奇的伸出一只手指在那肉嘟嘟的小脸上小心的点了几下,小家伙察觉到有人在动自己,小嘴吧唧了一下,将那只手抓住,抱在怀里。
  “噗”蓝涣弯了弯眼角,伸出另只手,在那小家伙鼻尖点了点“以后我会保护你的,湛湛。”
  “湛湛,小心点,慢慢来。”蓝涣张开双臂小心的站在
蓝湛两米外,紧张的看向缓缓走来的蓝湛,这时的蓝湛才开始走路,步履微晃,走到兄长面前后身体向前微倾,拥入那人怀中,抬起一双浅色的眸子吧眨吧眨露出一个甜笑“哥哥。”蓝涣松了一口气,看着怀里的人,眉宇间带着笑意 “我在。”
  蓝家弟子与其他门派弟子相比,规矩自然是要多些。蓝湛年纪虽小但总能让长辈刮目相看,做事起来也像个小大人,一种反差萌时常会使蓝涣忍俊不禁,两人虽差了些年岁,但相貌神似,那时的蓝湛偶尔也是带着笑的,所以若是不去看那双眸子,便难辨出。
  姑苏蓝氏,男弟子与女弟子自然是不可能一起修行,因此兄弟两想见到母亲也非易事,父亲事务繁重,更多的时候只有彼此,院子里种着一株玉蘭,每年到了这个时候,一家人才会聚在此地赏花,蓝湛倚向自己的母亲,静静的坐在她身侧,蓝涣则坐在另一旁,花瓣飘落,一株花骨朵不偏不倚刚好躺在母亲鬓角处,蓝湛抬头看去,与母亲相视一笑。

  那一天蓝涣永远都不会忘记,弟弟紧紧的拽着自己的袖子,坐在一旁抽咽,这是蓝涣第一次看见家弟哭,心疼的将那人小小的身躯抱住,强忍泪水,过了许久才缓缓道出“你还有我,我在。”  蓝湛将脸埋在那人怀中,伴着抽咽颤抖着,他知道,那个重要的人,这一离开,便不会再回来了。

那个晚上蓝湛高烧久久未退,而蓝涣几乎也是,彻夜未眠,伴在那人身旁,梦里蓝湛梦见那人,在月光下站着,朝那人跑去终是越来越远,怎么都抓不住,蓝涣擦去那人额头上的虚汗,任着那人将自己的手抱在怀中,蓝湛紧闭着双眼重复着喚着母亲,蓝涣瘪了瘪嘴,合上双眼仰起头,那两行泪终还是跑了出来。
  直到第二日亥时蓝湛才醒来,偏头一看。一旁躺着疲惫不堪的蓝涣。蓝湛帮那人掖了掖被子,静静的走下床,像是想到了些什么,穿戴好,轻轻的推开门走向屋外,刚踩到草地,便有一物倚在脚边,蓝湛一惊低头一看,原来是后山的兔子,蓝湛面无表情的将兔子抱在怀着,抬步欲走,背后传来了推门的声音,“忘机。?”蓝忘机偏过身子看向那人,风将摸额吹起,月色正浅,蓝忘机抬起那双黯淡的双眸与那人对视“兄长。”蓝曦臣皱了皱眉走向那人,将手中的披肩搭在那人身上,“这么晚了,去哪。?”有些微怒,更多的是担心吧。蓝忘机愣了愣,迟疑了一两秒“买枣”蓝曦臣觉得有些好笑,看着那人“亥时,买枣。?”蓝忘机頷首“母亲喜。”话毕抿了抿嘴,一时间两人僵立在那。蓝忘机怀中的兔子耷拉着耳朵,蓝曦臣转身回到屋中,不一会儿便出来了,身上披了件披风手中拿着钱袋向前走了几步,回头眼角微弯看向那人“不是买枣。?走,兄长与你一同前去。”蓝忘机拉了拉那人衣袖“不去。”蓝曦臣眨了眨眼“为何。?”蓝忘机低着头捏了捏那人衣角“兄长不悦。”蓝曦臣抬手揉了揉那人“没有的,兄长刚才只是一时失态。”见那人仍低着头蓝曦臣只好握住那人的手。“忘机。”蓝忘机抬头看向身旁那人回答道“我在。”
   “在便好。”

那个晚上蓝忘机躺在蓝曦臣怀中,待到蓝曦臣以为他已经睡着时忽然开口道“母亲,是去了一个世外桃源吧”蓝曦臣抬手拍了拍怀中人的背“那是当然,不管怎么说那一定是仙人住的地方”二人又闲聊了一会,便入睡了。
 
从那天起蓝忘机终日在静室练琴,重复的都是同首曲子,直到十几年后的一天,蓝曦臣又时常能听到静室里穿出这曲子,只是弹的更加流畅,一弹还就是十三年。
  此后蓝忘机除了日常安排和练琴后不再有其他活动,那双眸子也再没亮过,直到那个人的出现,捕捉到弟弟脸上的不同蓝曦臣笑问道“忘机可是想和魏公子他们一同玩耍?”蓝忘机耳尖微红,脸上却仍是面无表情“无。”

  细算已有四个月零三天没见到家弟,蓝曦臣静坐在院中,怀里抱着兔子,望着那株玉蘭出神,他想起了那日,与家弟买枣归来是险些被抓,好在两人躲于这树上,虽有伤大雅,但如今忆起不禁放柔了眉间,弯眸,风吹落花,青丝与抹额在风中轻扬,取裂冰轻奏。
  
曲罢不知人在否,余音嘹亮尚飘空。

___【下面的东西不看也罢。】
你曾说过,进到心里便难出去了,这便是你离开时毫无犹豫的缘由吧,我从未进到你心里。
  你告别时寥寥几句便将一切结束,结束是真的结束,不禁心头一颤转而释怀,这般也好,断的干净,见你重泛笑意,足矣。
  都是我自讨苦吃,入戏太深。
  ...
  “忘机。”许久再无人应答。
  漫看云卷云舒,坐观花开花落。
 
  姑苏再无双璧。

  思君不可追,念君何时归。

评论(2)
热度(38)

© 孤独终老蓝曦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