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随心,文笔极差,这里言知,幸识。
风情。
冰九。
曦瑶。

残花

玄羽    瑶妹
有ooc吗?有?那归我
其他的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
妄与君白头,长相守

痴人说梦。

莫家庄
“公子就是莫玄羽吗?我来接你回去”
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好”
我从不敢相信任何人,人,是虚假,丑陋的。

包括他,我恨他。但。我也爱他

亲戚的寒暄,阿谀使他忍不住发笑,临走时表弟塞给了他一块糖,像是一块糖就足以将他拉拢。他走向夕阳,微亮的光照在脸上,他抬起手遮了遮,这种感觉很久都没有过了,就在他出神时,眼前渐渐的黑了下来,一股檀香飘过,一只手将窗边的帘子放了下来“阿羽可是觉着刺眼了”,金光瑶含笑,莫玄羽扯着袖子“多...多谢”。

  寂寞是什么感觉?深山中,花开花落,只有花知罢。就像儿时,即使有人关心,但那可是真?但他喜欢一个人,像是那样,他才可以活的最真实。太阳落下,莫玄羽漫无目的的走着,刚来到这,没有寒暄,没有同伴,同寝室的人看到他的到来也只是微微点头问好,有人人想讨好他,有的人却酸的很,但这些又与他何关,拿起剑便出去了,桌上摆放着一副茶具,一个损坏了的杯子倒扣在茶几上,直到三天后莫玄羽也没有见到那所谓的父亲,也罢。

莫玄羽走到练武场,左边的花圃前开着一朵怒放的牡丹,一位侍女摘下了它,不料从花中爬出一只蚂蚁,那人手一抖花便掉落在地上,摘花的女子被一旁的同伴叫去,至于那朵牡丹...

他习惯了孤独,直到金光瑶让他搬与自己同住,金光瑶带着他走向了一间空房,一阵风吹过,一股檀香飘过,莫玄羽忍不住加快了脚步,紧紧的跟在那人身后。金光瑶将一切都打点后,又派了几名下人来伺候他,看见了莫玄羽眼中的不安金光瑶微笑到“阿羽本应如此,不必担心,有事可寻我”,莫玄羽才松开了一直握紧的手。
  若是习惯了独,突然有一天,这一切都改变了,应该会怎样?

  他一直反复提醒着自己,不要去贪心那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莫玄羽像往常一样坐在石椅上,给自己倒了杯茶又往对面的空杯里倒了些,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望着那盘未结束的棋盘,不知不觉中侍女已将灯点亮。莫玄羽抬头看向那条路。像是少了什么,心里不免的有些急躁。后来他意识到,自己似乎已经习惯了与那人一同饮茶,下棋,谈趣 ,久违的孤独让莫玄羽的身体不由的颤抖,他跑进房间,窝在被子里,像是这样就能安抚那颗心。那天晚上他非常的清醒。
  隔天天将要亮的时候他听见了隔壁那人回来的声响,那颗心像是得到了满足,慢慢的落了下来。因为平时莫玄羽的习性,就算他睡到下午也不会有人会在意。他睡的还算舒服,因为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中闻到了那股檀香。
  等他醒来已是黄昏,睁开眼后便看到坐在一旁微微皱眉的金光瑶,金光瑶见这人醒了柔声问到“阿羽,莫不是生病了”,莫玄羽摇了摇头“只是爱困了”金光瑶那双好看的眼睛下覆着一圈淡淡的乌黑,莫玄羽紧了紧手,低下头忍住没有问昨晚的事,而且他知道,就算问了那人也不会说。
  他不知道,这些表情已被那人尽收眼底,金光瑶满意的笑了笑

本来莫玄羽也只不过是一个不太起眼的人物,只是今天同门对他的举动也太明显了,“你知道吗...新来的那个...莫...玄羽,他居然是个断袖,重点是他竟骚扰同门!!”“等等,金光瑶好像和他同住...”“...”。躲着偷听的莫玄羽咬了咬嘴唇,究竟是谁放出这些流言蜚语。走回寝室的路上莫玄羽一直被人用一种嫌弃的眼光盯着,那些目光像是要将他看穿,虽然经常有这种事,但还是感到不舒服。天空下起了小雨,太阳被遮住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漆黑,莫玄羽漫无目的走着,雨浸透了外衫,他低着头,脸上的水不知是雨还是泪。直到不被雨滴打,视野里闯进了一身黄衣,金光瑶将他带了回去“阿羽...可是有烦心事”两人共挤一把伞,即使隔着衣物仍可感觉到彼此的温度,金光瑶因要将伞举高,不免得偏向他,而这一举一动却牵动了他的心,扑通,扑通。
    应该只有和那人在一起,他才能安心吧。
道过晚安,莫玄羽便回到寝室,脸上泛起绯红,心里的小激动,以及不停扩大的欲望。这一天他睡的很是安稳,醒来时身下一片湿热。
  想见他。
  莫玄羽将衣物整理好,来回的梳着自己的头发,跑到厨房为那人煮了一碗粥,这不是他第一次煮,但却是这辈子煮的最好第一次。他自己也没想到为什么一想到能见到那人,就微微有些激动。他走进了金光瑶的寝室,屋里有和那人身上一样的檀香,门外的侍女见到莫玄羽后极不情愿的问安,“金公子被家主叫去了,莫公子就先回去吧”免得被人看到你在金光瑶的房中。莫玄羽想了想,为了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莫玄羽将那碗已经冷掉的粥端走了。回到房中莫玄羽将粥一口口吃下,身体一阵丝凉。莫玄羽打了自己一巴掌,他知道他的自己在想什么,过了许久金光瑶才回来,得知莫玄羽来过心里不由的冷笑但后来一种卑微漫上心头,只有他才会这样关心自己吧。
  
可这世上并不是每样东西都必须有的,要有所舍弃。
 天气渐渐转凉,金光瑶往香炉里到了些香料, “阿羽可是有何事”每个字都说的很是轻柔,门外的人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外头冷,有事进来说吧”,莫玄羽推开门一股檀香袭来,只是今天的好像有些不同,但,此时的他能发现个什么。金光瑶看着他微微一笑,这个笑一如既往,既不会让人感到寒栗也不失礼貌,但在莫玄羽眼里却是那么的美好。莫玄羽望着他,有些耀眼,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浮躁了。灯微亮
一盏茶后
莫玄羽没有开口,他克制自己不去看那人的脸,只是那人连手都是那般的好看,骨节分明,柔中带刚。

“阿羽”
莫玄羽的心一荡,抿了一口茶“...是”
“阿羽,可是因门中的一些诽言有些不快”
莫玄羽抬起头看向那人,一双桃花眼,纤长的睫毛,略为湿润的薄唇,真的好想将这人藏起来,不给其他人看,想让其他人知道这是...他的宝贝。

莫玄羽迅速的转身离去
金光瑶望着莫玄羽的身影逐渐融入黑暗中,才将微笑敛住,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呵...”

那个晚上莫玄羽无论如何都不会忘
逃跑后的他又折了回去

“阿羽?坐”金光瑶倒了一杯茶递向莫玄羽,手不经意的触碰,本来也没什么但莫玄羽倒是心虚起来了,还好光线微弱 ,他脸上的异样没有那么明显,金光瑶像是知道他心里所想轻笑了一下,轻酌一口。那声轻笑彻底打破了他心里最后的那层防线,莫玄羽握紧茶杯,金光瑶有所察觉“阿羽,不必如此,我知道你并非好男色”,莫玄羽不敢抬头,他怕对上那双眼睛,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怕被一个人厌恶,怕被舍弃,哪怕这个人做的一切都是假的。他也头一次感谢,能够身处黑暗。
“阿瑶,我...”
“嗯?”金光瑶每一句话都撩拨着他的心弦
莫玄羽感到喉中有些干燥,吞了吞口水,颤抖着声音“我心悦你”就算会被讨厌,但真的想让你知道“我心悦你,阿瑶”莫玄羽紧闭着眼,一阵风吹过,熄灭了,金光瑶面露嘲讽之色,但只有一秒。“阿羽...这...”
莫玄羽深吸一口气抬头紧握住了金光瑶的手,贴上了他的唇,一时间没了声,唯有两行情泪,春风吹来,发梢拂过面庞,莫玄羽显得那么弱不禁风,在哪不停的颤抖,金光瑶心想时机已到,伸出舌尖小心的回应“嗯”
情意渐浓,莫玄羽开始了其他的动作,但依旧小心翼翼,金光瑶任由他在自己身上摸索,眼神里却闪过一丝杀意,即使身体再炽热,那颗心却还是寒的,即使这样金光瑶还是忍着恶心有意无意的撩拨着他,春宵一刻。
黑暗中两人依依相惜。
  次日金光瑶送给莫玄羽一盒胭脂,莫玄羽接过胭脂,打开后是那一股檀香“阿瑶,这是?”金光瑶帮莫玄羽整理了衣服,捋了捋耳边的发丝“阿羽,下山吧,这对你来说,太危险了,我会去寻你的”莫玄羽看着手上的胭脂盒,“不过你要答应我件事”,莫玄羽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何事”,金光瑶揉了揉他的头发,“下山后每日都涂这个,不准洗掉”,金光瑶的温柔,是他一直渴望得到的,所以他没有拒绝,房间那朵被摘下的牡丹早已枯萎。

  莫玄羽死前依稀记得,那人没来看他,三刀在身上划过,只是第四刀迟迟下不了手,其实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谎言,他的爱在他眼里是多么卑微愚蠢,所以他爱的小心,他不是不知道,只是爱蒙蔽了一切,在爱情里他是个失败者,是个需要利益才能被爱人多看一眼的盲者。只有他自己知道当他清醒和迷糊的时候脑子都只有一个人是那么的清晰,就连死前还是低喃了一声“阿瑶”

这就是报应吧,他知道为何门内会传他和金光瑶的闲话,但是他为了那一时的满足,欺骗着自己,挣扎着,痛哭着,放弃着,最后,结束这一切。

有些人注定一辈子活在黑暗中
可笑,太可笑了

金光瑶,那个第一次见面就遮住了我的太阳的人
我恨你

我也爱你

金光瑶坐在石椅上,后来再见到他,我就知道,那个不是莫玄羽。
心里并无可惜,只是这盘未下完的棋显得那么碍眼,金光瑶拾起一只黑棋,放下,赢了。

评论(1)
热度(53)

© 孤独终老蓝曦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