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随心,文笔极差,这里言知,幸识。
风情。
冰九。
曦瑶。

一时脑洞

“二哥哥,啾”
蓝忘机转过身子只见魏无羡将一个纸符贴在了他身上
“有没有什么感觉”
“无”蓝忘机看着眼前这个人又是挠头发又是摸下巴的,“这个应该要有感觉的”魏无羡转过身翻了翻小箱子
“魏婴...我”
“嗯?二哥哥你等等...”
“魏婴...”
“!!”

魏无羡放飞了一只信鸽
信鸽降落在清静峰的竹舍处
刚降落就被人抓了起来,黑衣少年激动的对一旁拿着扇子轻扇(现在已经快入冬了吧)的仙者说到“师尊!我们今天有鸽子肉吃了”只见一旁的仙者刷着黑线却不失b格的截住了鸽子,鸽子好不容易才放松下了突然周围一冷,似乎有什么异样,鸽子“??”,洛冰河扑向沈清秋又站直了身子委屈的扯着袖子,沈清秋:??冰哥?是你吗?  强忍着吐槽狂魔的激情“别闹,乖”洛冰河才乖乖的走去厨房“那我去给师尊做好吃的♡”    少女你谁啊?
终于可以拆信了
“大嫂亲启:
  废话不多说,大嫂啊,你给我的符是不是有问题啊?!我的二哥哥怎么变成了含光大闺女,我不会只能和避尘【哔——】了吧”
  沈清秋摇了摇头:给你一次攻的机会你居然不珍惜
但是...对哦要怎么解啊...
  尚清华“...对哦...要怎么解啊...”
  沈清秋顿时黑线“你是不是【哔——】打多了!!这你都敢乱给”
  尚清华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洛冰河“黄瓜兄你别激动啊,说不定花城会解呢?他不是很厉害吗”

  一个捡破烂的屋子里突然挤满了好多人,扶摇一个白眼(当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不翻难受),南风盯着魏无羡和洛冰河看,总感觉魏无羡旁边有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等一下这位仙娥从哪来的,我可以保证四海八荒都很难找到这样好看的女子。
  谢怜一脸茫然:我们这不是耽美吗?
  突然胳膊一沉“哥哥,他们这么多人是要干嘛啊”
  谢怜:??你问我啊?年轻人
  一旁的洛冰河没忍住也往沈清秋那靠了靠
  南风,扶摇:真是瞎了眼了
 
  十分钟前
  谢怜“南风,扶摇,待会有客人来不然你们先...”
  南风“我要留下”
  扶摇“当然要留下”

  “......自愿的”【我就邪魅一笑】
 
  魏无羡凑向花城“...三郎?”
  花城笑了笑“二嫂不是我不帮你,我真的没办法,我才出没几章呢”

  莲花坞
  江澄“哟,稀客啊”(内心os:死给,你还敢回来)江澄摸着手上的紫电,看到了魏无羡身后女子,江澄忍不住示意魏无羡上前来,低声的说到“做死啊?蓝忘机他知道吗?哟还挺大胆,还是同门”
魏无羡“...那个晚吟你误会了,这就是含...光君”江澄顿时炸毛“你叫我什么?!妃妃,茉莉,小爱!!”
魏无羡连忙躲到了 蓝.女.忘.仙.机 身后“冷静冷静有话好好说喊什么狗啊,粗俗”,冷静后的江澄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等等你说这是...蓝忘机?!”【然后WiFi就解释了一下】江澄点了点头“哦~所以你要我帮忙?管家,送客”
 
晚上,静室
魏无羡看着蓝.女.忘.仙.机,“二哥哥【划掉】蓝湛,今晚...”,蓝忘机帮魏无羡解开了外衣“睡吧”,魏无羡抓住了蓝忘机的手“可是,可是天天呢”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我反攻的机会到了!(终于get到用途的WiFi)
蓝忘机解开了摸额“天天就是天天”
  魏无羡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这蓝.女.忘.仙.机 居然是个带把的!大意了。

“蓝湛,你冷静哈哈哈这可不好玩”魏无羡推搡着突然摸到的一个有些弹性的部位“!!!!”

  突然噔的一下就冲床上坐了起来“嘶啊...”熟悉的酸感蔓延全身,魏无羡赶紧看向了旁边那人,只见蓝忘机一脸担忧的望着他,他的手在自己背上来回摩擦像是在安慰自己“怎么了?”,魏无羡看了一眼蓝忘机便埋进了他的锁骨里“我心悦你,蓝湛”
“...我也是”

次日,洛冰河和花城都说到了一封信
“效果甚佳,有劳
                                            蓝湛   ”

——
  洛冰河收起信纸看向沈清秋,二弟答应我了只要我帮他他就教我【哔——】的技巧,沈清秋一种异样浮上心头,然后洛冰河又是捏肩又是,沈清秋张开折扇隔在两人中间“小兔崽子,又想干嘛”洛冰河噌的一下就脸红了...“师尊...今晚...”
沈清秋站了起来“好啊...”
洛冰河脸上挂着的尽是激动和高兴“!!!”
“才怪,你个小兔崽子”
洛冰河就哭了对又哭了,沈清秋足足坚持了五秒才上前安慰他“乖,别哭了...你知道这个人比较怂不敢写肉...所以”洛冰河趁机往沈清秋身上蹭了蹭“那是不是不写出来就...”
“滚滚滚”

——
小破屋
花城“哥哥能遇到你真好”
谢怜“为何?”
花城望着北极星“你看,大哥好不容易才留住了大嫂,虽然后来是忍无可忍动了强...但后来也终究是个好的结局,你说若是沈恒他在现实生活中没死...大哥是不是像剧情一样...将沈仙师做成人棍...,你在看看二哥...等了十三年,爱人在死前还有‘蓝忘机他一定恨透我了’的想法,若莫玄羽没有恨的深,二哥可能会一直活在问灵中吧,有时候恨可以毁了一个人也可以成就一个人,然后就是我们...”
谢怜往他嘴里塞了个馒头“我们会好好的”
花城嚼了嚼馒头“也是,我们还没出几章呢”
但愿无论经历什么你都不要放手,花城抓着若邪,你也是。

评论(12)
热度(60)

© 孤独终老蓝曦臣。 | Powered by LOFTER